您好,欢迎来到德高旅游网    免费注册  |  登录 欢迎您,    |  退出  | 
2014南京青奥会—青奥之旅,指定接待社
头像
奶黄包
标签 
2019/1/26 10:11:21
阅读(19) ┊ 评论(0)

马拉喀什


(马拉喀什老城路边商铺)
“Hello,这里是汉堡王外卖吗?”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里传了出来。
“啊?你找谁啊?”我在长途旅行模式下,显然并没有准备这个问题的答案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,我是你在马拉喀什的沙发主人Edcuardo。” Edcuard是在摩洛哥这座热门旅游城市唯一可以接待我的沙发主人,于是我俩相约在老城的广场见面。
我其实内心是充满期待的,因为在已经无比商业化的马拉喀什,独自旅行的我已经被穆斯林男青年搞得不胜其烦了,通常他们会用极有限的英语对着路过的我说:“Japan,Japan,阔尼七哇。”
要不就是站路边给游客指路挣钱。因为老城的小巷子复杂如迷宫,google地图完全失去了它该有的作用,所有旅馆也完全没有任何标识,种种元素加在一起就催生了这项“奇葩”服务。第一天,本地青年把我带到旅馆之后,我刚把2欧元的“带路费”放到他手里,他就告诉我服务费为100欧元,我挥挥手让他滚的时候,他恶狠狠地对我说:“你给我等着。”我则反唇相讥:“这句话你一天要重复说上100遍吧?你以为老娘是第一天出来玩吗?”
连着三天“斗智斗勇”加上气候炎热,我急需休息几天。虽然Edcuardo的沙发页面没写太多细节,但我想,管它呢,好歹认识了本地人,沙发、床垫、席子,什么没睡过,只要离开游客聚集的麦地那,什么都好说。

(Edcuardo【中】和他接待的其他沙发客)
Edcuardo准时到达,栗色头发,修身衬衫,挺阔短裤,紧致皮肤,一切都说明着他有着良好的穿衣品味和高品质的生活。
Edcuardo 36岁,父亲西班牙人,母亲古巴人。从西班牙坐渡轮来到摩洛哥寻找“商机”的时候,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小轿车及装满后备箱的西班牙生火腿、意大利萨拉米和各类红、白葡萄酒。

(从西班牙带来的搭配红酒的开胃前菜)
“幸好安检只是打开后备箱大概看了下,否则较真起来,我的500欧元就‘打水漂’了。”他边开车边做了个松了一口气的动作,而我则对当晚的晚餐充满期待,你知道的,天天吃couscous(北非小米配土豆胡萝卜)喝薄荷绿茶真是够了。
到达马拉喀什郊区,出现大片大片的荒漠,Edcuardo的家好像是沙漠中的绿洲——完全颠覆了我对“沙发”的定义。保安打开大门,汽车缓缓驶入后,园丁正在院子里给郁郁葱葱的草坪浇水,Edcuardo养的大狗摇着尾巴跑出来欢迎主人,身后跟着管家兼厨娘姑娘接过我手里的蔬菜水果。
我目瞪口呆猛掐自己大腿,看了多年TVB港剧,里面有钱人的情节终于轮到了我。

(把宫殿比喻成沙漠中的绿洲并不为过)
估计Edcuardo已经对这类反应见怪不怪了,他提着我的大包就走进了客厅。虽说我已经在印尼龙目岛体验过豪华别墅,但这座可以被定义为“宫殿”的建筑仍大大超出我的预期:客厅内干净整洁,内部建筑装饰风格十足摩洛哥;二层由15间房间组成;三层是舒适宽敞的露台,站在这里俯瞰整个宫殿,前面的空间由一大一小两个泳池占据,后面则是标准的网球场和花园。
Edcuardo又带着我去参观了泳池旁另一座二层宫殿,它们由10个房间组成。Edcuardo告诉我,园丁、管家、保安和他组成这里的全部成员。他租下整座宫殿,正在着手开展新的生意——把它改造成富有本地风格的家庭民宿,让这里成为价廉物美的年轻背包客的天堂。

(宫殿内部进门处)

(较大的游泳池)

(较小的游泳池)(标准网球场)
随后三天,我哪儿都没去,窝在这片“天堂”中享受富豪生活。每天睡到自然醒,慢吞吞洗个热水澡,唤醒脑子和胃口。自打我宣布不再吃摩洛哥本地菜之后,厨娘Adilah贴心地为我换着样做西式早午餐。为了让用餐更有仪式感,我每天换一个地方吃。有时候在吧台,看着浇满枫糖的鲜嫩松饼在各色新鲜水果中摇摇欲坠;有时候则在露台俯瞰修剪精美的庭院,大嚼煎得油滋滋的香肠培根,再配一杯鲜磨咖啡;有时候在泳池边,眯起眼睛注视波光粼粼的水面。慢饮水果茶。当各种美味在口中水乳交融,我生平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愿望想要成为一个有钱人。
但是因为房子实在太大,我经常摸不准他的出没规律,因此我俩只好依靠发短信保持联系。
晚餐,则是我展示厨艺的时候。在北非找齐调料做顿中餐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,我只好用其他香料努力做了可乐鸡翅和黑椒牛柳。我俩会坐在三层露台上,开两瓶红酒,在烛光和星空下吃一顿浪漫晚餐。

(从二层俯瞰客厅)
Edcuardo给我讲他在加勒比海奢华邮轮上工作了15年的故事,每个顾客都是那么疯狂,试图把自己灌醉,努力寻找艳遇,那真是“娱乐至死”又纸醉金迷的日子;他还告诉我在马拉喀什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摒弃传统和教义,卖酒的商铺前日日挤满了男青年就是最好的证明;女孩则会去夜店的厕所,褪下长袍换上早已塞在包里的性感短裙,随后挤入人群翩翩起舞。
他还和我说了他自己的生活,单身至今,妈妈被抛弃后郁郁而终,爸爸则常年和他的泰国女朋友居住在普吉岛,他看不上他爸不负责任的为人和这种“及时行乐”的生活,父子俩已经两年不联系了。
说到这里,气氛有些悲伤,没想到一向乐观幽默的Edcuardo也会有自己的烦恼。也许在偌大的宫殿里他一边幻想自己是这里的君主,一边抵御着孤独感,也许这灯火通明就是他在追求家的温暖的最好证明,如果你了解这里的电费昂贵到每个月都会烧掉他200欧元。
还没有人评论哦,快来评论一下吧!
请先 [登录] 或 [免费注册] 请先 [登录] 或 [免费注册] 后再提交您的评论。 你还可以输入200个字符。 评论不能少于5个字符。
来自“奶黄包”的游记攻略
你可能感兴趣